龙港之险(上):关键时刻,谁平息风波?

640.webp.jpg


       温州网讯 温州模式的一大成就,就是龙港农民城的建设。苍南县龙港镇作为中国第一农民城,如今是名闻天下。可在龙港刚刚起步的时候,却遇到了几乎要“胎死腹中”的重大险情,幸亏有人给化解了。不然,也许就没有后来的龙港,更没有今天的龙港。


       这个险情,至今还鲜为人知。而这个险情的化解,更是少有人知。


       化解险情的,或者说保护了龙港建镇的,不是别人,正是时任浙江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袁芳烈。自从他调离温州后,我每次到杭州,几乎都要去拜访他。他曾在位于杭州北山街的家里,对我详细地介绍了龙港遇险的前前后后。


一年用了五年的地


       龙港是温州改革开放的一个大创造,这在今天应该是社会的共识了。可在30年前,不知是什么原因,也许是观念问题吧,自从龙港建镇并兴起建设热潮后,陈定模和镇委一班人就碰到许多困难。他们双手在筹划建设项目,两耳要风闻闲言碎语。对闲言碎语,陈定模可以坦然处之——“有人要讲有什么办法,只能让他讲去。”他如此自慰,如此统一班子,也如此开导家属。


       孰知,转眼之间,闲言居然变成了方向性的问题,碎语变成了政策性的问题——一曰:龙港的方向错了!二曰:陈定模犯大错误了!


       这并非捕风捉影,而是事出有因。因为,龙港建镇动作太大,建设速度太快了,土地用得太多了,有人认为龙港建城是违章乱来。1984年6月,陈定模到龙港担任镇委书记。10月,上面就来了一个工作组,经过半个月调查,写出报告上报到市里,讲龙港毁田建房,问题严重!


       这就使陈定模无法坦然处之了,也坦然处之不了。龙港呢,当然也不能坦然处之,顺当平安地建设了。


       焦点,就是龙港的用地规模风波:一年用了五年的地。


镇委动用国务院权限


       龙港建镇时的镇区规划面积为35公顷,陈定模到任后扩大到72公顷,也就是1080亩,经批准为五年的用地规划。哪知陈定模从建镇开始,就以深圳作为自己的榜样。他和镇委镇政府一班人的想法是:深圳人创造了一个“深圳速度”,龙港人能不能创造一个“龙港速度”?在他和一班人的共同奋斗下,龙港建镇也来了一个大胆的“对外开放”,以极具吸引力的政策,吸引全县以至各地能人落户龙港参与龙港建设,吸引农村专业户重点户落户龙港参与龙港建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这样的“对外开放”,是一个极为大胆的对外开放,也是一个大得人心的创造,创造了一个农民自己集资建镇的奇迹,结果是龙港的发展速度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也超出了陈定模自己的想象,一年就使镇区的建设初具规模,一年也就把原先五年的土地指标都用掉了。


       有人惊呼:龙港的速度太快了,这样用地怎么行?


       有人指责:如果都像龙港那样,没批就用,还有什么国策可言!


       有人说他是想出风头,心血来潮——马路为什么要26米宽,这不是在存心毁田?


       陈定模没有想到,自己上任不到半年,那么快就被推到了风口上。这个风口,说大,那就很大——严重违反政策,而且是严重违反基本国策,叫做“未征先用”、“未批先建”。一个小小的镇委书记,居然“擅自”用了800亩农田,这还得了吗?在当时,市里只有几亩农田的批准权限,省里的批地权限也很有限,800亩就要到国务院去审批了。陈定模作为一个镇委书记,根本没有动用土地的权限,连一寸土地的权限都没有,居然擅自动用了800亩土地。说不大,那就不大——已经规划的土地,按照规划超前使用,不过是走得快了一点而已,再补办一个手续即是。


       陈定模感到有点委屈:房子盖那么多,又不是我一个人住;道路修那么宽,我又不是为自己走。我只想城市里有那么宽,龙港以后兴许也要那么宽。


       陈定模尽管感到委屈,但和镇委一班人不甘示弱:五年的路一年走有什么不好,能快为什么一定要慢?


       陈定模承认自己在用地上有不足之处,也曾想过可能对自己造成的后果。但他想得很透彻:中国的事情已经被耽误了几十年,不能再被耽误下去了!不能让用地指标限制发展,只能让用地指标服从发展。闯一闯的话,有可能闯出一条新路,不闯那就什么也没有。如果闯不出来,最坏的下场,也无非是个人受处分。以个人得失换取事业成功,值得!


市委书记肯定“龙港速度”


       可龙港需要发展,那么,谁能来保护龙港呢?能有人来保护龙港吗?


640.webp (1).jpg


关键时刻,袁芳烈站了出来。


       袁芳烈当时是中央候补委员、浙江省委常委兼温州市委书记,是一个思想解放、富有开拓精神的高级干部。他对龙港情有独钟。后来他对我说,当时有人直接向他反映龙港毁田建房这一问题,认为龙港这样的做法不行。他说,要想让龙港在农民集资建镇上闯出一条路,所谓“毁田建房”的风波要尽快平息。否则,陈定模就寸步难行,龙港的建设就要陷于停顿。这里的关键,是把对龙港的看法端正过来,对龙港的超前发展有一个正确的态度。


       袁芳烈说自己思考再三,决定通过努力保护龙港,引导大家对龙港达成共识,给予理解与支持。他说自己叫市委办公室通知陈定模到温州汇报,说自己要听一次龙港建镇情况的全面介绍。同时,通知市人大、市政府有关领导以及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县里也来人,一起听取陈定模的汇报。


时间:1984年11月。


       这是陈定模到龙港大手笔建镇的第一年。在得知要到市里汇报情况后,他就作了认真的准备。在汇报会上,他说自己说了一个半小时,汇报了龙港一年来的超前快速发展整个情况,特别提出了用地规模问题,恳切希望市委领导和有关部门能给以支持。他说未批先建是自己工作中的一个问题,但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发展如此之快,总不能让用地问题拖发展的后腿吧。用地不报批不行,没有地用更不行。


       袁芳烈听了汇报,立即把话题接了过去,谈了自己对龙港超前发展的态度,为龙港问题定了一个基调。他说自己的态度概括起来,要点有五:


       第一,龙港发展快,这是一件好事。龙港创造了一个“龙港速度”,应该肯定,要加支持,不能否定。


       第二,用地指标超出年度计划,这也不能说是一件坏事,只能说是快速发展带来的一个新问题。要帮助龙港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让这个问题影响龙港的发展。


       第三,土地未批先用是一个问题,镇里要总结教训,赶快补办一个手续,以后不要再那么干了。


       第四,要把龙港作为一个小城镇建设的试点,一个农民城建设的试点,允许在一些地方有所突破。


       第五,各部门各单位要大力支持龙港的发展,主动帮助龙港解决发展中的问题,碰到问题不要埋怨,更不要随便戴大帽子。


       既然连市委书记都认可了,那么还有什么话可讲呢。汇报会上,即使对龙港超前用地有不同看法的人,也都有了新的认识。


       袁芳烈还和陈定模谈心,肯定他的做法没有错,鼓励他以深圳为榜样,能快就不要慢,大方向完全对,何况又没有花国家多少钱。同时,又提醒他注意,各个规划要跟上,各个手续要办好,各种配套设施要跟上。


       袁芳烈还让市委办公室把他在汇报会上的态度,通报给各有关单位、有关部门和有关领导。


       这就给了陈定模以有力的支持。为龙港发展撑起保护伞


       袁芳烈笑着对我说,这个汇报会,其实是一个表态会、定调会。在汇报的基础上表态,既顺理成章,也易于为有不同看法的人接受。还有,我先表态,支持龙港超前发展的氛围就形成了,就能主导整个会场的走向了;如果我后表态,让责难龙港的声音先出来,那么情况就不大好了。


       我问:“袁书记,汇报会上有没有不同的看法?”


       袁芳烈答:“没有。我表明了态度后,其他人都没有说龙港毁田建房了。”


       袁芳烈还说,作为一个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单独召开一个乡镇工作的汇报会,这在我主持温州工作四五年中是唯一的一次,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告诉大家,龙港是市委直接抓的改革试点,是我袁芳烈直接抓的改革试点。对龙港改革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要通过深入改革发展的办法来解决,不要动不动就给人扣一个大帽子,动不动就来一个责难打击。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汇报会之后,龙港“毁田建房”的风波,也就暂时平息了。


       这个保护,是有重大意义的。如果这个超前用地的问题不解决,龙港也难以再建设发展下去了。那么,就没有了龙港速度,也就没有了龙港的崛起。


      来源:温州网–温州晚报


责任编辑:costner1

© 2003-2018 苍南县龙港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