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小时的话剧 你坐得住吗?


4月9日的杭州,上午还热到可以穿短袖,下午突降暴风雨,飞机飞不过来,《酗酒者莫非》杭州媒体见面会临时取消。

这部戏的主演、等在机场的王学兵,接到消息,觉得这很“莫非”。

2017年很多人心中的年度最佳戏剧+最佳男演员,终于在两年后,来了杭州。

昨晚和今晚,《酗酒者莫非》在杭州大剧院上演。这是世界级戏剧导演克里斯提安·陆帕导演的作品,第一次来杭州。

一部戏演5小时

导演还要求慢一点

这是一部根据史铁生中篇小说《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改编的戏。很多人把目光放在了这部戏“5个小时”的时长上,算上两次幕间休息(各20分钟),看完要午夜12点半了。

但,时长不是重点。

场灯暗下,王学兵饰演的醉鬼莫非从椅子上醒来,你也会跟着他一起慢慢醒来。排练时,他们经常讨论得快睡着了。王学兵觉得特别放松,那就慢慢醒来吧,他会想很多,比如醒来后到底第一件事做什么?

莫非顺手拿起了酒,又拿起了本子翻一翻——他是个作家,平时什么也写不出来。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两件事,这是我的酒,这是我的写作,酒在前,写作在后。

“你千万不要快,排练的时候要特别小心地去对待每一个细节。”陆帕不怕慢,他就怕大家特别快地把每一个东西说完,生怕在台上多呆一会儿.

“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时候,就是不知道要做什么好了。生活中难道不是这样吗,大部分时间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两年前,陆帕这么和他的莫非说。

一旦进入了莫非的世界,你也会发现,时间不是问题。

但还是有人问,看戏的我们,能坐得住吗?

去年北京的一场观众交流会上,王学兵说,演员们开始也有点疑问——我们自己心里知道,但观众不知道,他们能看出来吗?

后来,陆帕说,这个不用管,但我们自己需要赋予它意义,他们看不看得出来是另外一件事。

“这样下来,戏就不会演得那么快了。你都赋予了它一定的意义——一个东西掉下来,你会觉得它都坚持不住了,你还在坚持——我觉得这件事就有意义了,观众在看的时候,也觉得这是真实的交流。”王学兵说。

王学兵是一种酶

不靠演技靠生活

2015年至2017年,王学兵只排了一部话剧——田沁鑫的《聆听弘一》,拍了2部他很喜欢的电影《未择之路》《冥王星时刻》,虽然大部分人都不太知道。可以说,他的新闻几乎等于零。

“我还是一个演员的状态,一直在一个创作的状态,只是说没有那么忙、那么风风火火。”王学兵挺喜欢现在,比原来的生活更清闲了,陪儿子的时间多了,自己捣鼓音乐的时间有了,直到有一天他看镜子:哎呀我怎么胖了这么多呢,这不行啊,看上去我自己都没法接受。

他开始跑步,在家里的院子里跑,每天5到8公里。

作为波兰著名戏剧导演,陆帕不知道这个中国男演员经历过什么,只是发现他很特别,对自己身体和行为的控制,很不一般,“不像学校里教的那种方式。我总是说:你做的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在一次首演研讨会结束后,陆帕去食堂的路上,忽然站住对钱报记者说:学兵像一种酶。

怎么解释?

“他会使用我给他的想象,去设计角色,非常勇敢地去面对那些很难描述的话题。其实,他的表演不是靠他的演技,更是一种生活的方式和经验。”

身上的“不确定”

是演员的最好时刻

两年前,这部戏在天津首演,散了戏的人们,几乎都在用一个词讨论着王学兵:脱胎换骨。

今年1月,王学兵凭借《酗酒者莫非》获得了第二届华语戏剧奖最佳男主角。打开信封念出“王学兵”的时候,身边人的目光齐齐照着他,他低着头,将醒未醒,将站未站,一点点紧张,晦暗不明。就坐在旁边的钱程,这部戏的出品人,刚好抓拍到了那瞬间,很莫非,很王学兵。

王学兵身上,经常会出现这样“不确定”的时刻,不明不暗,处于微妙的中间地带,有时候带着一点荒唐。在我看来,这是这位中国男演员身上最好的时刻,是真实本身。

就像4月9日那天的傍晚,北京机场,飞机延误,什么时候飞,不知道——也是不确定时刻。

等待中,王学兵喝了点酒,这个状态很“莫非”。

钱报记者趁这个空档,跟他用微信聊了几句——

钱报记者:这部戏演了2年,有些什么变化吗?

王学兵:这两年,时不时过几个月,也许半年,会重新演一次。每次演,像在找回记忆,重新回到莫非时刻,这其实挺奇妙的。你又回到你原来的记忆里,有些时候会觉得是不是应该换一个演法。重要的是你也慢慢在成长,会有一些对这个戏、对这个角色潜移默化的变化。

钱报记者:这两年,陆帕对你对这部戏,会有一些新的想法吗?

王学兵:每次演出大框架没改变,但陆帕要求每次都不一样。陆帕特别不喜欢,或者说他特别不愿意我们去重复那些比较成功的场次。对演员来说,当有一个成功的角色时,你再演时,会去模仿之前的自己。他认为这容易变成一种套路。他认为一个演员最难也最值得骄傲的是,你每次都可以有一些新的东西出现。

而当聊到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最好的表演状态是什么”,王学兵分享了他的一个感受,他提到了这部戏2018年首登北京舞台时的那次经历——

那次大家都很兴奋,其实就是一种紧张,觉得一定要把它演好。但陆帕认为这很危险,你们可能会演得特别不好。彩排时,他说就当想把它演糟,随便演就好。结果那次彩排,是特别放肆地去演,我个人和他都觉得挺好。实际上,演员永远在这种情绪下斗争,每一场演出都是新的,这也是话剧比较迷人的地方,它也许不都是最成功的,但一定是新的,是你现在的感受。

多一点

●陆帕是谁

波兰当代戏剧大师、欧洲戏剧奖得主。在波兰剧场史上,上承康托、葛罗托夫斯基,下传瓦里科夫斯基,被波兰剧场界奉为国宝。

●这出剧讲什么

陆帕的改编在原著基础上,还加入了史铁生的经历以及《合欢树》《我与地坛》等作品中的内容。整部剧以酗酒者“莫非”为线索,他因醉酒回到过去,告诫童年、少年的自己要耐心、要警惕。又来到未来,自己一个人死在房间里,七天后才被发现。


责任编辑:liyingying

© 2003-2019 苍南县龙港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