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港:一个超级镇“改市”梦想——新型城镇化浙江试水

[导读]“城镇化是解决城乡差距的根本途径,也是最大的内需所在。要坚持以人为核心,以解决‘三个1亿人’问题为着力点,发挥好城镇化对现代化的支撑作用。”这是今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对于城镇化的表述。 眼下,围绕着“试什么、怎么试”等问题,上述几个地方已然迈开了全新探索的步伐。此间,改革释放出的种种红利,也成为不少浙企“淘金”的着眼点所在。


龙港:中国城市化标本
  城镇化是解决城乡差距的根本途径,也是最大的内需所在。要坚持以人为核心,以解决‘三个1亿人’问题为着力点,发挥好城镇化对现代化的支撑作用。”这是今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对于城镇化的表述。
  之前,国家发改委、中央编办等11部委联合印发了 《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根据该方案,将江苏、安徽两省和宁波、嘉兴、义乌等62个城市(镇)列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地区。其中,浙江有宁波、嘉兴、义乌、龙港四地入围。
  眼下,围绕着“试什么、怎么试”等问题,上述几个地方已然迈开了全新探索的步伐。此间,改革释放出的种种红利,也成为不少浙企“淘金”的着眼点所在。

龙港新城是又一增长级
“在这个迅速成长的‘身体’之上,建设和管理面临的矛盾依旧重重”
一个经济强镇的“改市”梦想
  80后黄剑是土生土长的苍南龙港人,已经过去的这个春节,从杭州回到老家的他发现,这个被称为“中国农民城”的镇上,到处充满着新的变化。
  “你能想象吗,龙港都有公共自行车了。”黄剑说,早在春节前,当地已经建成了多个公共自行车运营站点并试运营,到3月底,全镇40个站点、1000多辆公共自行车也都将建成并全部投入使用。
  在黄剑看来,公共自行车的推行其实比各种商业项目的落户更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龙港真的离小城市越来越近了。
  “说实话,当初听到龙港入围国家‘镇改市’名单时,我心里是很开心的。”黄剑说,他最希望龙港“镇改市”的原因,是盼着在老家做生意的父亲,很多手续可以不用跑到县城里,直接在镇上就能一次性办掉。
  诚如黄剑所说,“镇改市”对于龙港人来说,是一直追逐的梦想,也是现实的需求。
  记者了解到,此前,借着中央、省级和市级强镇扩权的几次政策机遇,龙港打破发展瓶颈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歇过。
  据悉,建镇之初,龙港就向县政府提出获得与县里同等的审批权限,这次被称为“八颗大印”捆绑在一起的放权改革,将企业局、工商局、公安局、计经委等八个部门的章归并为县计经委的一个章,龙港由此受益匪浅。
  1995年,龙港被列为全国57个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之一,随后,其在行政机构、财政、户籍制度、计划体制、工业管理和城镇建设和管理七个方面进行了改革探索,取得了明显成效。
  2009年,温州市将龙港列为强镇扩权试点。在这次改革中,龙港扩充了土地使用权、财政支配权、行政审批权和事务管理权“四大权限”,还打造了城镇综合管理执法大队、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土地储备中心和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四大平台”。
  两年后,龙港又被列入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在体制机制方面开展了新一轮改革。
  可以说,这些强镇扩权尝试不同程度地缓解了龙港的成长烦恼。但作为一个经济强镇,在这个迅速成长的“身体”之上,建设和管理等方面面临的矛盾依旧重重:城市规划建设水平不高、财政基础不稳固、公共服务质量较低……
  这一次,国家“镇改市”试点落子龙港,浙江省发展与改革研究所所长卓勇良认为,是因为“龙港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仅以地区生产总值(GDP)为例。据悉,2014年龙港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06.1亿元,这个数字即便在全国的县级市中排座次,也并不逊色。
  如今,根据中央批复文件的要求,龙港镇要通过3年左右的努力,按照层级减少、机构精简、成本节约、职能相近部门合并和打破条条对口的部门设置原则,把县派驻龙港部门与镇内设机构及事业单位进行合并,建立若干个“大部门”,实行以块为主的管理模式,条上进行业务指导,并以此探索出一套行政管理创新、行政成本降低的“新型设市模式”来

新城展示馆

“每个地方的先行先试,都有属于自己的关键词”
浙江试验
  其实,包括龙港在内,此次浙江入围试点名单的地方还有三个,分别是宁波、嘉兴、义乌。而记者留意到,每个地方的先行先试,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关键词。
  比如宁波。根据《方案》,试点的主要任务是: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机制基本成型,外来务工人员社保覆盖率达到80%以上;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保持在2:1以内,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率提高到70%等等。
  到2017年,宁波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达到72.2%,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0.5%。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73.9%,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3%。
  再比如嘉兴。试点的关键词是统筹城乡发展,突出均等化。记者了解到,当地城镇化的目标是,到2017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2%,2020年达到65%,全面建立“三权到人(户)、权随人(户)走”制度。
  上述之外,作为县级市的义乌,则关键会在特色化方面做文章。
  “62个试点中,浙江在不同层级的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名单中各占一席。从比例上看,浙江俨然是全国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区域之一。”对此,浙江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兰建平表示,城镇化的总体目标是带领中国从传统社会走向现代化社会,使各个层级集体进入工业化时代,而浙江的四个样板“非常典型”。
  如今,对于新型城镇化,上述各地都已经列出了改革的时间表,对于具体工作步骤也有了相关部署。
  在嘉兴,按照国家11部委的批复文件精神,当地已经成立了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目前,相关工作方案已经编制完成,接下来将完善推进机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有望成为当地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动力源泉。
  与此同时,在如何保证新型城镇化建设所需资金的问题上,各地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推进龙港新型城镇化试点既是改革机遇,又是发展机遇,要积极探索、先行先试、摸着石子过河,以创新的思路破解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中需要突破的土地、资金等难题。”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苍南县的一位领导曾这样说道。
  至于义乌,则准备积极探索PPP模式融资,拓宽城市建设融资渠道。记者了解到,为此,当地不仅拟出台《义乌市特许经营领域PPP模式投资管理办法》,还准备建立PPP融资项目库等。

“小城镇市场潜力巨大,只要让人感到在家门口消费和大城市没区别,这生意就成了”
不断释放的改革红利
  记者留意到,近年来,有关城镇化是中国经济新引擎的讨论愈发热烈,但在城镇化具体实施方案的制定时又相当 “精耕细作”。这一方面说明城镇化的复杂性,一方面也意味着其对整个经济潜在推动力巨大。
  “城镇化是解决城乡差距的根本途径,也是最大的内需所在。要坚持以人为核心,以解决‘三个1亿人’问题为着力点,发挥好城镇化对现代化的支撑作用。”这是今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对于城镇化的表述。
  城镇化的口号,已经喊了很多年,时至今日,又有哪些不同? 在记者看来,最关键的一点,恐怕就是“以人为本、产业兴城”的发展路径了。
  统计显示,2014年,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了54.77%,但相对于发达国家80%左右的城镇化水平,依然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如今,虽然城镇化的思路更新,但其中蕴藏的机遇依然多多。
  仅以房地产为例。目前,中央已经对城市群的发展规划指明了方向,要“控制超大城市人口规模,提升地级市、县城和中心镇产业和人口承载能力,方便农民就近城镇化。”这意味着,未来三、四线城市将获得更多的政策惠顾和资金支持,如果企业具备眼光和实力,就很有可能在农民市民化、旧城改造、基础设施建设等发展机遇中掘出宝贵的“黄金”。
  除了直接受惠的房地产,新型城镇化带来的机遇还包括区域拓展、区域产品结构调整以及土地储备和融资机会等方面。
  而眼下,面对种种改革的红利,浙企们已经在用行动给出注脚。
  连锁超市“左邻右舍”就是其中一家。
  据悉,从创办伊始,这家总部位于浙西的企业就把在城镇甚至村级市场 “攻城略地”作为自己的经营策略,发展多年来,其配总量的60%都来自小城镇门店。
  “小城镇市场潜力巨大,只要你让城镇消费者感到,在家门口消费跟在大城市没啥区别,这生意就成了。”负责人祝军表示。
  无独有偶。浙企复星集团也把新型城镇化视为掘金的大好机遇。
  “区别于上一轮城镇化,我的理解是新城镇化应该像蜂巢,有机融合,小而且美。”董事长郭广昌说。正因为如此,复星才推出了“2.0版本”城镇化下的地产项目“蜂巢城市”。
  “旅游、养老、医疗正是新一轮城市功能升级的领域,也是我们的多年积淀所在。”郭广昌说,未来的城镇应该是产业、城市融合,十几分钟逛一圈,吃喝玩乐什么都有了。 (来源:市场导报)

(作者 夏燕)
[编辑:wuchunjun]
  • 爆料平台
龙港网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龙港网公众账号

新闻热线:0577-68099777

爆料论坛:bbs.cnlg.cn

投稿邮箱:101109710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