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龙港未来不是梦

      最近网络上出现了几篇写龙港的帖子,其中一篇名为《在改革中不断落后的龙港》最受人关注,作者"牛三"拿灵溪和鳌江两个镇作为参照,以龙港当前的消费外流、城市面貌陈旧、交通落后,以及新区的荒凉作为观察的视角,得出了"在改革中不断落后"的结论。在帖子中作者流露出来的龙港"红旗能打多久的"的悲观情绪,让许多龙港人感同身受。作为一名普通的龙港人,我只能给予作者以"温情之敬意,同情之理解",但对作者的观点并不苟同。


c7f1dc39165000015b541900a8401afb.jpg


龙港其实一直在进步


        衡量一座城市的进步或落后以什么为标准?我想其中两个指标是必不可少的,即工业化和城市化。城市化是城市发展的必由之路,只有城市化,人民才会生活的更好;而工业化则是城市发展的支撑点。如果说工业化是强镇之根本,那么城市化是发展的目标,两者不可偏废。""牛三"的帖子中,仅限于对龙港城市化进程中出现一些不如人意的现象观照,便下结论说,龙港在改革中"不断落后",这是有失偏颇的,有唱衰龙港之嫌。


        毋庸讳言,龙港镇作为"中国第一座农民城",在我国同类的乡镇中,素来就是工业化和城市化发展的典范,它有着辉煌的过去。从1984年诞生之日起,就作为中国城市化改革的标本而广受世人瞩目,一直是媒体追捧的"宠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龙港镇的综合实力曾一度名列温州市乡镇排行榜之首,遥遥领先于对岸的鳌江镇和县城灵溪镇,且至今尚未被超越。据2017年全国百强镇排名,龙港镇名列18位,而灵溪镇排名47位,鳌江镇排名81位。龙港是苍南最大的"钱袋子"和"取款机",贡献了全县最多的税收,这一点任何人无可否认。


c7f1dd9ed830000147e215401b531b9e.jpg


       从城市化进程来看,以人口、经济、地域等指标来观察,龙港建镇伊始,辖区不过数个小渔村,管理人口不过数万人,现如今依然是一个镇的行政级别,而辖区面积已达172平方公里,管理着近50万人口,接近半个江南垟。龙港,这匹"小马"仍拉着"大车"扬鞭奋蹄,它一直在默默都充当改革的"试验田",冲锋的"马前卒"。我认为,从龙港三十多年的发展历程来看,一直是城市化和工业化互动并举,龙港其实一直在进步。


       当然也无可否认,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龙港的发展不断被兄弟乡镇(如柳市、瓯北、塘下)超越,不断被周边乡镇(如灵溪和鳌江)逼近。与改革开放初期那种锐意进取、狂飙猛进的气势相比,龙港现在的发展态势越来越显得步履蹒跚。特别是近十年来(2004—2014),平阳和苍南两县几乎举全县之力打造的鳌江镇和灵溪镇,这两镇的异军突起,光芒闪耀,顿时将龙港镇映衬得黯淡无光。而一直处于"输血"状态的龙港,则更像一位"营养不良的病人",让人感觉龙港是落后了。


c7f1ddefce400001ba3015d114211438.jpg


螺蛳壳里做道场


        在城镇化的赛场上,龙港确实相对落后了。从主观上来讲,毋宁说是改革精神的退化,龙港建镇之初在改革先锋陈定模带领下,以"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突破各种体制障碍,吸引四面八方的能人来城中创业。可惜的是,那种舍我其谁的胆魄、勇于创新的精神、锐意改革的意志在其后继者中难以持续,且变得越来越稀缺。在日复一日的潜移默化中,龙港开始自我慰藉,不断"吃老本"。其间也有充满血气的镇长汤宝林带头将树立于钱仓镇的"中国农民第一城"的招牌拆毁,希望能给龙港人民敲响警钟,赋予其新意;接着又盛传龙港尝试"镇级市"之举,热闹一阵。可惜汤镇长的"砸牌"之举并未真正撼动人心,镇级市最后也不了了之,一切趋于沉寂。此后,龙港的决策者仅限于"螺蛳壳里做道场",小打小闹,小修小补,未见有大改革、大手笔的动作。


c7f1de3092a000014b9614e01f985f80.jpg


在不少专家看来,造成龙港发展步伐迟缓的根本症结在于镇一级的行政体制束缚了龙港发展的手脚,如同一位发育成长的青年,仍穿着童装。这种"小马拉大车"的体制,引发了权力收放的失衡,资源配置的失调等不利后果,不少官员滋生了不作为的"懒政"思想,对龙港城市的环境、交通、以及行政审批等百姓关心的民生问题也没有出台实质性的举措;对龙港工厂外迁,资金外出,人才外流也缺乏应有的警觉。


从现实来看,龙港最大的失误是错失十年(2004—2014)发展机遇。这十年是房地产黄金发展的十年,龙港坐拥新城广袤的海涂,本该大力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建设,再造一个新龙港。可是在这十年中,龙港行政级别上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发展战略上没有前瞻性的规划,落实行动上没有开拓性的进取,以至于出现这样现象:许多中小企业像嗷嗷待哺的婴儿,拿不到土地;即使拿到土地,也需要高昂的代价(最高工业地价高达200万/亩),龙港本土的许多中小企业因得不到发展空间而外流。同时,龙港城市化规划和建设也没有完整性和持续性,形成不了城市化整体效应。


c7f1de54945000013c3d1c0014a0d830.jpg


        反观灵溪镇和鳌江镇,自从动车站在灵溪和鳌江设点以来,它们抓住黄金十年的机遇,不断推进建设。灵溪镇科学规划,逐步推进县城新区建设,十年的励精图治而终成气候,具体表现在许多灵溪人因房价终于超越龙港而扬眉吐气。鳌江镇也在昆鳌大道和火车站大道沿线一带大力推进城市化建设,以优惠的政策引进万达和银泰等大项目进驻,在这十年间陆续把对岸的龙港、钱库、宜山、金乡四个江南垟经济强镇的居民吸走。


       而龙港因高昂的工业地价,令许多扩张型的中小企业望而却步,导致工业化难以持续发展。同时高昂的房价又将龙港刚需的居民推向对岸的鳌江镇,导致城市化后劲乏力。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龙港、钱库等江南人去买房,鳌江镇会是一座空城。龙港本来手握一把好牌,却被打烂了。真应了一句话,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之过? 


c7f1de8db5500001b35f150019f0186f.jpg


不畏浮云遮望眼


        唯一能打动龙港人心的,也许只有对"撤镇设市"的期待。2014年,全国两个镇改市试点之一终于花落龙港,50万人民翘首期待龙港能以"撤镇设市"之举来提振信心,激发活力,彻底解决"小马拉大车"的困境。


        在三年试点期间,我多次到龙港新城这片充满希望的土地上,只见海风吹拂,中百废待举,万象更新,一切都在不经意间发生"蝶变",让一度对龙港发展失望的我重拾信心。这三年,龙港的领导班子确实是以"知耻近乎勇"的姿态撸起袖子加油干,在龙港新城的广阔舞台上,启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双轮,奋起直追。这三年,在"镇改市"激励下,龙港上下互动,勠力同心,一扫笼罩头顶悲观的雾霾,出现了难得的新气象。 


c7f1debfdfc000012c871f501b401207.jpg


        当甬台温高速复线,228国道,龙港大桥、四桥、五桥等一大批大项目接近完工。沿海高铁、温州s3线开始规划,交通大格局即将形成。公园一号,中粮华府,东方世贸、华鸿、碧桂园等一批知名的房开企业纷纷进入龙港,高品质的楼盘拔地而起。龙港已经摆脱了暮气,俨然有中型城市的气象。以中对口、乾头、鉴后西村等为示范,大力开展美丽乡村建设,扮靓了龙港的城乡。一批中小企业纷纷抢驻的新城,康尔、联益等为代表的民营企业不断破茧而出,茁壮成长,向上市的目标奔去。尽管现在龙港新城还显得空旷荒凉,但勤劳的龙港人民,必将在这片白纸上书写瑰丽的华章。


c7f1def419d000013f331eef1d701f13.jpg


       交通、环境等硬件的改善,无疑为龙港未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我始终认为,龙港的发展最关键还是靠人。一般而言,民营经济发达的地方,一般都充满着生机活力,龙港中小企业主特别多,这是灵溪、鳌江等乡镇无法比拟的;且龙港是移民的地方,背靠江南垟,具有充沛的人力资源。正如龙港镇原镇委书记陈定模在微信中所写:"龙港是移民城市,他的人口结构年轻化,平均受教育程度等综合实力比一般的老城镇高,他们是一批冒险家到龙港淘金的,他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从龙港的繁荣程度,白天车水马龙,晩上热闹非凡,下半夜还有工厂在生产,商店开门营业,充满活力,是一些小城市和城镇看不到的。"


c7f1df20e4f00001e55f10b066a01d71.jpg


        在我转发"牛三"的帖子下面,不少人留言说,龙港是"英雄迟暮","龙港不行了"等等之语,似乎龙港真的已经衰落。无须争辩,我坚信只要龙港还有五十万人口,只要新区还有广袤的土地,只要行政级别上升为县级市,我相信各种资源、生态、平台及政策、机制优势必定会转变为发展动力,龙港发展依然潜力无限。


      有诗云:"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尽管目前龙港还有许多不如人意的地方,然而龙港新一届领导班子有思想、有创新、有魄力,敢担当,龙港面貌必呈现出日新月异的变化,在城市化和工业化的道路上,我相信龙港人民一步步找到属于自己的发展方向。


      时间是一面镜子,也是一本深刻的教科书。谁笑到最后,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陈文苞   图片部分来源《龙港画册》2008年,部分摘自网络)



责任编辑:costner1

© 2003-2018 苍南县龙港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