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天民生卒年新考

引言

徐天民,名宇,號雪江,又號瓢翁,嚴陵(今桐廬縣)人。出身官宦之家,宋時任國史實錄院校勘官,宋亡不仕,隱居檇李南陽村(今屬嘉興)。善書畫,尤精琴藝。曾與天衢毛敏仲同爲司農卿楊纘的門客,三人共同編制《紫霞洞琴譜》。有琴曲《澤畔吟》傳世。徐天民師從浙派古琴宗師郭楚望的弟子劉志方,是浙派琴學的重要傳播者。著名弟子有袁桷、金汝勵等。其家傳琴學經徐秋山、徐曉山到明初的徐和仲,弟子眾多,後人推崇爲「浙操徐門」、「徐門正傳」。

徐天民的生卒年,史上沒有明確的記載。近年來有多位研究者據有關詩文,對其生卒年作了推測,認為徐天民生於宋寧宗嘉定十三年(1220)左右,享年八十餘。

生年

有關徐天民生年的記載,主要見方回的《葉君愛琴詩序》(《桐江續集》卷三十三):

予生七十三年,聞杭故楊農卿纘好琴,著《紫霞譜》,士大夫以其爲外戚也,疎之。其客徐宇曰雪江居士,年八十餘,先朝徵之,以壯子負琴代行,外議不然。三山葉君愛福孫寓杭,以寒士同時徵。至元己卯(1279年),二年而還。不求知,不求仕,一燈一榻,老於芹泮。蓋往時貢浙漕、入上庠者也,癯而肩,訥而口,規矩而周折。六十有五,老儒胷中有數百卷詩書而寓諸琴者也。

按其中的「壯子」即徐天民的兒子徐企,號秋山,浙操徐門第二代傳人。葉君愛名福孫,號蘭坡,也是著名的琴師。此事是元世祖忽必烈平宋(1276年)後不久徵召琴人徐天民、葉蘭坡入京覲見,徐天民以其壯子徐企負琴代行。筆者查到最早推考徐天民生年的文獻是陸瓊的碩士論文《汪元亮生平及交遊研究》(2005.5),該文認爲:「方回比徐雪江小至少七歲,方回生於公元1227年,據此推算,徐雪江大約生於1220年左右。」翁小娣的碩士論文《蘇臺四妙研究》(2017.6.16)結論與此相同:「此序作於方回七十三歲,即大德三年(1299),時徐宇年八十餘,則其生年約在宋寧宗嘉定十三年(1220)」。北京大學王風教授認爲徐天民大約生於1217年(見《故宮藏琴曲〈秋鴻〉圖譜冊因及元明徐門琴考》(2009.4),《琴學存稿》第5頁)。三位研究者都沒有得出明確的結論。不僅如此,他們對方回《葉君愛琴詩序》的解讀,與方回的另一首詩還有矛盾之處。《贈瓢翁()〔孚〕二首》(《桐江續集》卷十四):

碧眸冰齒壽眉厖,誰識前朝老雪江。指下七弦今第一,豪端行法更難雙。

向來屢獲觀詩卷,恨不相從倒酒缸。深愧後期似圯下,雲間幾度拓吟窗。

(君屢于李白雲、王磐隱山房候予不至)

六十年前欲冠時,江湖聲價已飈馳。四靈在昔三曾識,八帙於今百可期。

多難漸驚前輩盡,老懷那許後人知。何當琴酒燈窗夜,莫說興亡但說詩。

微信图片_20221130004630.jpg

這是兩首祝壽詩,由「六十年前欲冠時,江湖聲價已飈馳。四靈在昔三曾識,八帙於今百可期」,可推知徐雪江時年八十歲。該詩無紀年,但可由詩集中前後詩篇的創作日期推算其大致的創作時間。因方回作詩如寫日記,篇目眾多,今尚存近三千首詩,且《桐江續集》是其生前編定,按時間先後排列,故可資利用。檢《桐江續集》卷十四,《贈徐瓢翁二首》後面緊接著的詩是《丁亥十一月初八日南至二首》,而前面有紀年的詩是《苦雨行》,見卷十三,序「丁亥五月三日夏至,雨已月餘」云云,最近有紀日的詩見本卷,作於十月六日(《十月初六日同仇仁近至王子由庵遂飲白雲李居士宅書事》),相隔二十首,故可推斷該詩作於丁亥年十月八日前幾日,正值徐天民八十歲生日。經查,此丁亥年即元世祖至元二十四年(1287),由此可以推出:

徐天民生年爲宋寧宗嘉定元年(1208),生日在十一月初。

徐天民號雪江,亦當與其生於仲冬有關。毛飛明《方回年譜》(杭州大學出版社,1993.10版)亦將《贈徐瓢翁二首》繫於元世祖至元二十四年(1287),只是沒提到據此可推考徐天民的生年。

問題是,《葉君愛琴詩序》作於元大德三年(1299),若徐天民生於宋嘉定元年(1208),則年已九十餘,方回怎麼又說「年八十餘」呢?是否可能是方回生年有誤?經查,方回生年有其自述多篇詩文作證,確鑿無疑。如《桐江續集》卷十二《丁亥生日紀事五首》云「九還未悟長生訣,七帙初開本命年」,「六十年前生子日,三千里外憶親時」,說明該組詩作於方回六十一歲時,是年丁亥(1287),上推一個丁亥年是宋理宗寶慶三年(1227)。又卷四《生日戲歌倂序》云:「予生以丁亥前五月十一,其日己未,今閼逢涒灘之歲,年五十八,良遇家兄來言是日亦適值己未,又適有閏五月,乃戲作此歌紀之:予生寶慶之三歲,五月十一日己未。五十有八甲申年,其日己未亦復然。」該詩作於方回五十八歲生日,亦爲其五十七周歲生日。按夏曆以十九年爲一章,每章七個閏月,方回生於寶慶三年(1227)五月十一日,是年閏五月。五十七周歲時(1284)剛好過了三章,也是閏五月。《桐江集》卷八《先君行狀》更明確記載方回的出生情況:「先君在封州得所生妣胡氏孺人,肇慶府人,以寶慶三年五月十一日巳時生回于謫所。」可見方回生於寶慶三年(1227)無疑。那麼是否是《葉君愛琴詩序》所記方回年紀有誤呢,比如「予生七十三年」是「予生六十三年」之誤?但這也是不可能的。序云「徐宇曰雪江居士,年八十餘,先朝徵之」,可見方回此序作於元朝第二位皇帝元成宗鐵穆耳在位時期,故稱元世祖忽必烈爲「先朝」,而史載元世祖忽必烈去世時間爲至元三十一年(1294)。若該序作於此後一年,徐天民也已八十八歲,也不大好說「年八十餘」了。至此,該問題也許只有一種解釋了,即方回作序時,徐天民已去世多年,「年八十餘」是指其享年八十餘,卒後幾年沒加上去。作者爲了區別,提自己的年紀時說「生」,提徐天民的年紀說時「年」。據說方回晚年以賣文爲生,收了五錢即爲人詩集作序,「其語草草」(見周密《癸辛雜識別集上·方回》)。果真如此,其序文也難怪如此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此外,徐天民生年不在嘉定十三年(1220)左右,還有其他文獻佐證。顧逢《寄徐雪江、珦潛山老友》:

雪江連雪巘,天目一般清。三老真稀有,幾年能再生。

琴中彈自譜,講外著詩聲。豈獨箋莊老,猶於翰墨精。

珦潛山即詩僧釋文珦,字叔向,號潛山,生於嘉定四年(1211)。生年據《潛山集》卷一〇《看新曆》「又看景定新頒曆,百歲還驚五十過」推定。題中徐雪江排在珦潛山前,按尊老禮節,年齡應較大,亦可見徐天民生年在嘉定四年(1211)前。

卒年

徐天民生於宋嘉定元年(1208),享年八十餘,故其卒年在至元二十五年至二十九年之間(1288-1292),其上下限可據其他史料縮小。

卒年下限

方回與徐天民的兒子徐企也有交情,曾爲其收藏的畫題詩。《桐江續集》卷二十《爲徐企題趙子昂所畫二馬》云:

相馬有伯樂,畫馬有伯時。伯樂永已矣,伯時猶見之。長林之下無茂草,此馬得無半飽飢。一匹背樹似揩癢,一匹齕枯首羸垂。趙子作此必有意,志士失職心傷悲。我思肥馬不可羈,不如瘦馬劣易騎。焉得生致此二匹,馬亦如我老且衰。破鞍弊韉骨硉矹,狂豪敢學幽幷兒。無世塵處天地闊,我後子先緩轡看山時賦詩。

該詩作於至元三十二年(1295)三月,因其前隔兩題有《久苦春寒三月三日戲作俳體》後緊接著一首是《清明日有感》,再往後有《乙未生日有感》:「南北間關萬死身,今年六十九年人。」。按古人習俗,「居喪不賦詩」,孝子本人不作詩,當然也不會請別人題詩。親友奔喪爲逝者作輓詞,不在此列。 故徐天民卒年的下限可由至元三十二年(1295)三月上推約三年(二十七個月),即至元二十九年(1292)九月。

卒年上限

徐天民與著名琴師和詩人汪元量交情很深,由汪元量的有關詩作可以推測,徐天民卒年的上限可推到至元二十七年(1290)春。

汪元量的詩詞集《湖山類稿》十三卷由自己編定,今傳四庫本五卷爲其友人劉辰翁所選(《欽定四庫全書·湖山類稿提要》)大體按時間先後排列,故可資利用。汪元量宋亡之前與徐天民已有詩詞唱酬,如《長相思·越上寄雪江》(《湖山類稿》卷五):

吳山深。越山深。空谷佳人金玉音。有誰知此心。

  夜沉沉。漏沉沉。閒卻梅花一曲琴。月高松竹林。

又如《和徐雪江即事》(卷一):

萬里起青煙,旌旗若涌泉。國家開氣數,陵谷見推遷。

避難渾無地,偷生賴有天。夜來聞大母,已自納降箋。

該詩作於德祐二年(1276)正月,其時蒙元兵臨南宋都城,謝太后被迫命人奉降表。至三月,汪元量隨三宮北遷。在大都、上都等地生活十三年後,汪元量以黃冠放還南歸(《南歸對客》),時爲至元二十五年(1288)秋(《  涿州》。歸途經運河南下至金陵,轉江西訪親探友,在信州過年 (《歲暮過信州靈溪》),已到至元二十六年(1289)。然後經三衢(衢州)到桐廬,正值「桐花香」的仲春(《釣臺》)。回到杭州已是暮春(《錢唐》)。此後與徐天民重逢,多有酬唱之作。首先是《浙江亭和徐雪江》

朱甍突兀倚雲寒,潮打孤城寂寞還。荒草斷煙新驛路,夕陽古木舊江山。

英雄聚散闌干外,今古興亡欸乃間。一曲尊前空擊劍,西風白髮淚斑斑。

由「西風白髮淚斑斑」之句可知,該詩作於至元二十六年(1289)秋。又有答徐雪江》,詩云:

十載高居白玉堂,陳情一表乞還鄉。孤雲落日度遼水,匹馬西風上太行。

行橐尚留官裏俸,賜衣猶帶御前香。只今對客難爲答,千古中原話柄長。

上述幾首詩均見劉辰翁選本《湖山類稿》,汪元量另有兩首與徐天民酬唱的詩詞:《柳梢青·湖上和徐雪江》,《聽徐天民琴》,未見於劉辰翁選本《湖山類稿》,見於明抄本《詩淵》和影印本《永樂大典》(參見孔凡禮輯校的《增訂湖山類稿》(中華書局1984.3)。前者有西湖歌樂的情調,當作於宋亡前,後者從琴音中聽出淒怨之情,當作於宋亡後北遷十三年南歸時,具體創作時間可據詩句中透露的信息進行推算。《聽徐天民琴》詩云:

徐卿寒夜彈玉琴,凍雲妒月波澄陰。海上神峯削幽翠,十二樓前玉妃墜。湘娥素女相對泣,翠竹蒼梧淚痕濕。幽蘭不香蕙花死,千愁萬怨青楓裏。風敲葉脫雨如嘯,百鳥喧啾孤鳳叫。老龍吐珠亦灑灑,山鬼搖閂走堂下。徐卿徐卿且停手,呼兒割雞酌春酒。曲高調古人不識,側耳西樓咽箏笛。

微信图片_20221130004625.png

該詩描述的是徐天民在汪元量家飲酒,席間聽徐天民彈琴的情形。由「徐卿寒夜彈玉琴,凍雲妒月波澄陰」之句可知,該詩作於隆冬或初春。又由「徐卿徐卿且停手,呼兒割雞酌春酒」之句可推知,該詩作於某年正月。因春酒有兩義:一爲春釀八月熟之酒,一爲冬釀秋冬始熟之酒。《詩·豳風·七月》:「爲此春酒,以介眉壽。」毛傳:「春酒,凍醪也。」孔穎達疏:「此酒凍時釀之,故稱凍醪。」馬瑞辰通釋:「春酒即酎酒也。漢制以正月旦作酒,八月成,名酎酒。周制蓋以冬釀經春始成,因名春酒。」按節候,汪元量呼兒子給徐天民加的應是冬釀春熟之酒,而汪元量南還至杭州已是至元二十六年(1289)暮春,故這次到徐天民家做客,當在至元二十七年(1290)正月(後一兩年不可能,容後再論)。由此可將徐天民卒年的上限推到至元二十七年(1290)正月。

關於天民的卒年上限,還有一個問題,有史料記述徐天民卒於宋末。明倪謙《倪文僖集》收有一篇《故錦衣衛指揮使徐公墓誌銘》,是爲徐門第四代傳人徐和仲的曾孫徐陽作的墓誌銘,誌文追溯其祖先事跡云:

元世祖既平宋,遣使召天民,時已卒,促企入覲。世祖聞琴,歎曰「騰格哩浩爾齊」,華言「天下樂師也」。

當然,此係徐氏後人追述,不足以推翻宋元時期的諸多文獻記載。徐天民入元後多年還在世,不僅有前述方回、汪元量的詩文作證,還有其弟子袁桷的多篇文章作證。如《題徐天民草書》(《清容居士集》卷十九):

甲申乙酉間,余嘗受琴於瓢翁。問譜所從來,迺出韓忠獻家。……延祐六年(1319)仲夏丁丑越袁桷書。

袁桷於甲申、乙酉年間曾向徐天民學琴,下距寫作該文的延祐六年(1319)三十六年,可知文中甲申、乙酉即是至元至元二十一年(1284)和至元二十二年(1285),此時徐天民仍健在。對此問題,王風先生認爲是徐氏後人諱言徐天民以子代父應召事,怕外議有「事胡」嫌疑,故意說天民「時已卒」(《故宮藏琴曲〈秋鴻〉圖譜冊因及元明徐門琴考》)。其說合理。

結語

綜上所述,徐天民生年爲宋寧宗嘉定元年(1208),生日在十一月初。卒年在至元二十七年(1290)正月至二十九年(1292)九月之間。由其身體康健、八十多歲尚能訪友彈琴喝飲酒的情況推測,其卒年應接近下限,大概卒於至元二十九年(1292),享年八十五歲。

餘論

(一)

關於徐秋山和葉蘭坡入京的時間,存在一個問題。王逢《梧溪集》卷二有《聽葉琴師〈觀光操〉》一詩,其序云:

《觀光操》者,三衢毛敏仲所作也。至元間,仲偕武林葉蘭坡、徐秋山遊京師,三人者咸能琴,受知宰執,薦名世祖皇帝。

該詩係王逢爲葉君愛(蘭坡)之孫葉惟一所作。據方回《葉君愛琴詩序》,葉蘭坡和徐秋山入京後,「至元己卯(1279),二年而還」,則上推其入京的時間在至元丁丑(1277),而毛敏仲是早一年入京的。汪元量《湖山類稿》卷一有《送琴師毛敏仲北行》詩三首:

西塞山前日落處,北關門外雨來天。南人墮淚北人笑,臣甫低頭拜杜鵑。

五里十里亭長短,千帆萬帆船去來。請君收淚向前去,要看幽州金築臺。

蘇子瞻吃惠州飯,黃魯直度鬼門關。今日君行清淚落,他年勛業勒燕山。

該詩作於宋德祐二年(1276)正月元軍入臨安之後,汪元量隨三宮北遷之前。可見毛敏仲和徐秋山、葉蘭坡並非一同入京。合理的解釋可能是:毛敏仲入京時已六十多歲,元朝丞相見其年老體弱,便派人徵召徐天民和葉蘭坡入京。一來一去,時間已過了一年左右,到了至元十四年(1277)春。其時徐天民已七十歲,正好以「年當致仕」爲由推脫,讓兒子徐秋山負琴代行。在大都期間,毛敏仲將《禹會塗山》改作《觀光操》,未及入覲而客死館舍。後元世祖召徐秋山和葉蘭坡入覲,徐秋山奏《南風》一曲,世祖歎曰「騰格哩浩爾齊」,即華言「天下樂師也」。由此開啟了徐門數代與元明帝王貴胄多次打交道的神奇經歷。此是後話,按下不表。

葉蘭坡比方回小七歲,生於宋理宗端平二年(1235),當年和徐秋山遊大都時四十三歲,徐秋山正值壯年,比葉蘭坡小六歲左右,和汪元量(1241-1317後)年紀相仿,約生於宋理宗淳熙(1241-1252),比其父徐天民小三十三歲左右。葉蘭坡、徐秋山遊大都時,和汪元量應該也有會晤。十年後,汪元量過訪葉蘭坡,葉蘭坡爲其詩集題詩。《題水雲詩卷》云:

今雨水雲來訪我,西窗剪燭話遼東。百千萬事擲天外,一十四年如夢中。

琴到拙時方得趣,酒於愁處恰收功。明朝又掛孤帆去,江海茫茫正北風。

由「明朝又掛孤帆去,江海茫茫正北風」二句可知,該詩作於汪元量遊歷瀟湘前夕,時爲至元二十七年(1290)秋(《巴陵》),離葉蘭坡和徐秋山入京近十四年。此後三年,汪元量在瀟湘和巴蜀遊歷,再次歸杭,已是至元三十年(1293),徐天民已卒。(參見孔凡禮《增訂湖山類稿》附錄二《汪元量事跡紀年》。)

(二)

考定徐天民的生卒年,有助於研究相關人物的生卒年和事跡。

徐天民和一位善畫葡萄的僧人溫日觀有交往。顧逢寄徐雪江、溫日觀老友》:

詩畫琴三絕,乾坤只一身。生前長聚首,死後更無人。

材大身猶壽,名高分合貧。自憐傳五字,造物亦相嗔。

溫日觀(?—12914年內)宋末元初畫家,杭州葛嶺瑪瑙寺僧,俗姓溫,初名玉山,法名子溫,字仲言,號日觀,一號知非子,通稱溫日觀,華亭(今上海市松江)人,生卒年不詳。今據顧逢詩題溫日觀排在徐雪江後,其年齡當比徐天民小。由「材大身猶壽」詩意推測,溫日觀當年齡和徐天民差不多,大約生於嘉定三年(1210)左右。

(三)

袁桷《琴述贈黄依然》(《清容居士集卷四十四)云:

往六十年,錢塘楊司農以雅琴名於時。有客三衢毛敏仲、嚴陵徐天民在門下,朝夕損益琴理,刪潤别爲一譜,以其所居曰紫霞名焉。

楊纘和毛敏仲、徐天民刪潤編制《紫霞洞譜》是在景定(1260-1264)前後數年間。楊纘生於嘉泰三年(1203)(《楊纘生卒年述考》),時年六十歲左右,徐天民生於嘉定元年(1208),時年五十五歲左右,毛敏仲更小幾歲,都是學識技藝嫻熟,臻於化境的年齡,故能相互切磋,編制《紫霞洞譜》,將郭楚望開創的浙派琴風發揚光大。

夏曆壬寅年十月二十三日 公元2022年11月16日  橫陽江南蔡聽濤撰


责任编辑:costner1

© 2003-2023 龙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