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南人居示范——苍南县城新区

微信图片_20200810111929.jpg

 

1


2019年上半年,浙江省统计信息调查服务行业协会对全省1000个乡镇发展竞争力进行排位,结果不起眼的苍南县的县城——灵溪镇排在了全省的第三位,一度让人刮目相看。

苍南县,是浙江省最南端的一个县,面积1100多平方公里,人口约95万,2019年GDP在350亿元左右。由于龙港镇2019年8月从苍南县分出设立为县级市,因此,苍南县的经济规模缩小了一半,全国百强县的荣誉也没有了,一些人预测,苍南县城的房价会有一个较大幅度的下降。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近段时间,位于浙江省苍南县城核心区的大型房开项目“御湖上品”爆屏,每平方米售价达到了3万元,而且被预定一空。3万元每平方米的售价,不但破了苍南县房价的记录,就是在温州南部的鳌江流域也是首屈一指,远远碾压刚刚设市的龙港和奋起直追的平阳县鳌江镇。

在“房住不炒”政策、龙港分县设市和“新冠”疫情影响的背景下,一个小县城的房价出现逆势增长,这不是偶然的,它的背后是城市的品质。
 

微信图片_20200810111927.jpg


                   

2


 
居住在苍南县城的居民,这些年,感觉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身边的公园越来越多,越来越美丽。从当初的人民公园、河滨公园、江滨公园、水景公园,到现在的中心湖公园、塘河公园、历史河岸公园、状元公园、儿童公园、百里平水公园……县城仿佛就是由一个个公园构成的。

1999年,时任苍南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陈庆念考察美国回来,十分羡慕地告诉大家说:美国人都住在公园里、花园里。话音未落,就刚刚过去20年,我们也居住在公园里、花园里了。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成都市,首次提出了建设“公园城市”的理念。可见,无论是外国还是中国,建设美丽家园的愿景是一致的。

微信图片_20200810111924.jpg


大量建设公园,表面上看都是政府性公共支出,没有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收入,但是,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发展成效:

一个是人气集聚。好的环境自然吸引人,所以,苍南县的动车站成为了周边市县旅客出行的首选,日均旅客流量超过12000人,远远高于一些地级市的客流量。目前,正在建设新的动车站候车大厅,面积扩大到原来的6倍,为打造成为“中国动车县域始发第一站”奠定了基础。

二个是房价始终坚挺。苍南县城新区的新开楼盘的房价一直以来都超过龙港市、平阳县的中心——鳌江镇,始终保持在15000-20000元左右的价位,个别达到了30000元,超过龙港市、鳌江镇3000-5000元左右,甚至更多。房价的坚挺,意味着大量高端群体在这里入驻,也为经济的持续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的高端资源。

三个是激活了商业。一切发展都源于人,尤其是商业的繁荣。在苍南县城沿新老104国道两侧布局一系列的市场群,这是浙南闽东北地区方圆数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一道发展奇观。包括:浙福边贸水产城、浙闽台水产城、浙南轻工城、嘉恒家居广场、中国人参鹿茸冬虫夏草集散中心、温州浙闽农贸市场、海西电商科技园、汽车市场、粮食市场、浙南副食品市场,等等,其中,浙福边贸水产城(又叫中国浙闽台水产品集散中心)、中国人参鹿茸冬虫夏草集散中心这两个市场还是“国字号”的产业牌子,年交易额超过50亿元,在国内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现在,中央提出了经济“内循环”的发展思路,国内贸易的地位正在提升,苍南县城的商业价值也在随之上升。
 

微信图片_20200810111921.jpg


                       

3

 

 
这一切变化,都源于苍南县城新区的高质量开发。

县城新区,设立于2001年,位于苍南县城东南部,规划总面积33.58平方公里,包括:核心区6.78平方公里、动车站站前区1平方公里、东扩区2.8平方公里、南扩区23平方公里。截止2019年,核心区累计征用土地6870亩,出让土地2353亩,拆除房屋12500间,土地出让金收入103亿元,投入建设资金300多亿元。经过近20年的发展,县城新区核心区、动车站站前区已基本开发完毕,构建起集交通枢纽、行政办公、科教文卫、商贸金融、生活居家、体育休闲、度假旅游于一体的城市发展主功能区块,集聚人口近20万人。目前,县城新区是苍南城市形象的名片、温州大都市区副中心的标杆、“美丽浙江南大门”的首善,在温州南部的鳌江流域高质量发展中,一枝独秀,傲视群雄。

其实,苍南县城的空间布局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县城新区、县工业园区、灵溪镇。县城新区是城市中心区,县工业园区是产业集聚区,灵溪镇则是老城区和广大农村地区。这三部分发展功能定位互不相同,互相协调,对应地设置了苍南县城市建设中心、苍南县工业园区管委会、灵溪镇委镇政府等三个正科级机构,分别管理各自空间范围内的经济社会发展事务。从近20年的发展成效来看,在一个县城设立这样三个发展空间区块,对县城的发展来说是成功的。而县城新区的龙头示范作用,则是发展取得成功的关键。
 

微信图片_20200810111919.jpg


 

4



今年是苍南县城新区设立20周年。上任不久的苍南县城市建设中心主任詹光华一直在思考:县城新区的未来应该如何发展?

为什么要思考这个问题?源于三个背景:

一个是,今年的3月底,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提出了“浙江要建设成为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随即全省上下兴起了建设“重要窗口”的热潮。这意味着各地、各个平台的发展要对照“重要窗口”这一新的要求、新的标准,提升发展档次,提高发展质量,为全面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及早谋篇布局。

二个是,2019年8月龙港镇从苍南县分出设市后,新的苍南县及时调整了县域发展思路和战略布局,提出了建设“大县大城”的决策部署,进一步提升县城在全县发展中的首位度,因此,县城新区的战略地位进一步凸显出来,发展的目标、发展质量会有一个提升。

三个是,激烈的区域发展竞争,迫使操盘者去思考如何在此中赢得先机,率先出彩。我们看一下温州南部的鳌江流域,发现龙港市正在打造新型城镇化“全国样本”;鳌江镇正在野心勃勃埋头苦干,在滨江区块要打造温州南部的“陆家嘴”;马站片区借助核电站、绿能小镇建设,要打造成为全国绿色能源基地,崛起为温州南部重要增长极。而温州市委提出要在鳌江流域建设“温州大都市区副中心城市”,温州南部鳌江流域有苍南、龙港、平阳三个县级行政区,面积2300平方公里、230人口、1100亿的GDP,究竟谁主浮沉?的确需要有气魄有智慧的人去回答、去破解。
 

微信图片_20200810111916.png

 
                       

5


 
于是,苍南县城新区南扩区的开发进入了视野。

从规划来看,南扩区位于县城新区横阳支江的南岸,面积是23平方公里,这个区块的最大优势就是有山、有水、有田,空气甘甜,环境优美,宜居宜游,是一块十分难得的生态宝地。这一区块也是鳌江流域内第二大的发展空间平台,第一大是龙港新城,面积35.8平方公里。23平方公里面积是县城新区目前已开发面积的3倍,如果从现在开始开发,可以一直持续到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因此,这一块空间的开发,与苍南县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联系上了,其开发价值意义值得大书特书。

怎么开发?

有几点建议是值得参考的:第一,定位为城市新区,而不是工业园区或产业集聚区;第二,是现有县城新区的升级版,如果说现有的县城新区是高质量发展,那么,南扩区就是高质量发展的示范区;第三,还不能把发展目标仅仅放在温州南部的鳌江流域,应该从全省的视角来定位,打造成为“人居环境”的示范。当然,这有相当的难度,原因是浙江南北发展差距较大,北部湖州市的安吉县,早在2012年就获得了国内首个“联合国人居奖”获得县,其发展实力可见一斑,我们只有加快追赶,争取后来居上;第四,产业发展定位在高端服务业,重点考虑健康产业、信息服务产业、教育产业;第五,要创新开发模式,从以政府为主导开发转向以市场为主导开发,提高开发效率。
  

微信图片_20200810111914.png

 
                      

6


 
发展是什么?发展其实就是追求一种平衡。

无论是自然界、人类社会还是个人,其发展都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就是一种平衡,过度去得,过度去舍,都是注定要失败的。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实践,我们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这也就是先贤孔子讲的“五十而知天命、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的真谛。

“公园城市”理念,其实就是“两山”理论的具体体现,这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也是人与自然界的一种平衡相处状态。看似很简单的道理,其实真正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做到了就是发展的大彻大悟、凤凰涅槃。

苍南县城新区这些年的发展,之所以取得了令人交口称赞的成功,其实就是做了一些很简单的事情,把生产生活生态环境搞好。环境搞好了,人才会来、财才会来。当然,这才刚刚开始,环境还包括人文环境、制度环境,所以,接下去的发展,还不能只注重生态环境一个方面。

这里,我还要讲一下春秋时期的“商圣”——陶朱公范蠡。范蠡在危机四伏的春秋时期作出了杰出的成就,最后得以善终,成为创业成功者的千古楷模。范蠡第一次辅助越王勾践复国成功,却主动弃置一切荣华富贵,逃离到齐国隐居;第二次在齐国创业成功,做到了相国,又自动放弃了一切,来到了陶地隐居;第三次在陶地发财养老善终,至此,范蠡才认为自己成功,从而一家人定居在陶地。越国、齐国,这些大国强国范蠡都放弃居住,单单选择在不知名的陶地善终,说明什么?说明要想发展创业成功,环境选择很重要,不但自然生态环境要好,尤其是人文环境、制度环境。
 

微信图片_20200810111910.png


责任编辑:costner1

© 2003-2020 龙港网 版权所有